南風曉雖然還不太清楚滄海家的情形,還是有了解個大概,滄海憐兒和她母親兩個人一起生活,還有一個管家,一名佣人。

 

他沒看過憐兒的父親,聽說他是滄海企業的董事長,因為公事繁忙,就住在離公司很近的豪宅裡,不常回來的樣子。

 

但是再怎麼忙……不會連露個臉、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吧!還好滄海憐兒似乎已經習慣她爸爸這個樣子,所以不是很介意她父親沒空陪她的問題。

 

就連藍安安也不介意他喊她一聲〝媽媽〞,但他就是喊不出口,憐兒她們對他那麼好,他該怎麼做才能回報她們呢?

 

昨天晚上他無意間聽見她們母女倆人在討論要讓他上哪間學校的事,他在這裡白吃白住,良心上已經很過不去了,還要讓伯母出錢送他上學……他值得嗎?

 

「南風少爺,讓我來吧!」廚師想接過南風曉手上正在攪拌的麵粉,對方硬是不肯鬆手。

 

南風曉在這裡住沒幾天,所有人的對他的稱呼,後面都加了少爺,還是管家阿姨帶頭的,說實在,他有點不習慣。

 

「這樣會妨礙到你做晚餐?」南風曉小心翼翼的問道。應該……是不會吧!他看了一下空曠的周圍,這廚房這麼大,他只不過佔了小小〝一點〞空間而已。

 

「不會。」廚師緊抓著鍋子的邊緣,也沒有放手的打算,「南風少爺想吃的話,讓我來做比較快。」

 

他看著這位小男孩在廚房的料理台前,翻著食譜、弄食材就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,實在是看不下去,才想幫忙,南風少爺想做的東西,他只要花兩、三個小時就可以做好了。

 

「我想親自動手。」南風曉很堅持,他想為滄海憐兒母女做些什麼,表達他的感謝之意。

 

「好吧!」廚師拗不過南風曉,只能同意,他順手闔上南風曉的食譜,「別看那個了,我教你比較快。」

 

「真的?」

 

「嗯!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。」

 

「謝謝你肯指導我。」南風曉朝廚師行了一個大禮,似乎是怕他反悔。

 

夏日的午後,耀眼的陽光穿透枝葉,在地上形成一個又一個小光點,微風輕拂,小光點在綠地上輕輕的晃阿晃的,難得悠閒,人生,又有幾個如此愜意的午後時光呢?

 

藍安安坐在花園樹下陰涼的露天椅上,看著書,在一旁坐著的滄海憐兒,不勝無聊,趴在桌上睡著了,小臉上是無比的安詳與滿足,嘴角還淺淺的掛著一抹笑。

 

在睡夢中的滄海憐兒聞到了一個很香的味道,不自覺的動了動鼻子,香味愈來愈濃,她猛然張開眼睛,坐起身,開始左右張望,想找出香味來源。

 

「憐兒,怎麼了?」藍安安不解她女兒的舉動。

 

「有很香的……味道。」不是花香,是食物的味道,這點她很確定。

 

她們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,南風曉和管家阿姨,手上都拿著一個拖盤,上面放著盤子、茶壺和茶杯。

 

「哇!有點心耶!」滄海憐兒開心的喊了起來,原來她聞到的,是餅乾的香味。

 

「好像很久沒喝下午茶了,偶爾一次感覺也不錯。」藍安安柔柔的笑道。

 

管家阿姨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,之前夫人說過,不用特別準備下午茶,所以很怕夫人生氣,她十分明白夫人是怕大家麻煩,所以才沒特別要求,其實他們大家都不介意的,準備下午茶又花不了多少時間,一點都不麻煩。

 

「夫人,南風少爺很堅持要做餅乾給妳跟憐兒小姐吃,所以就順便泡了壺茶。」管家很熱心的解釋道。

 

「謝謝你們的周到。」

 

「夫人,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,妳就別這麼客氣了。」夫人總是對他們這些佣人很客氣,管家多希望她可以不要這樣,夫人跟小姐兩人都很好相處,也不會有什麼無理的要求,她不介意多做一些事阿!

 

「這餅乾怎麼黑成這樣?」滄海憐兒拿起盤子上的餅乾,研究了起來,聞起來很香,但……這顏色怎麼看都不像是巧克力阿!

 

「那是……我做的。」南風曉微紅著臉答道,只是……不小心烤焦了而已,他本來想再重做一次的,結果廚師說他要準備晚餐,直接把他趕了出來,是說……廚房那麼大,何必跟他搶那個位置呢?

 

還好廚師大人有先見之明,教導南風曉的同時,也跟著做了一份,就算其中一份不能吃,還有備份的。

 

「南風,你把餅乾烤焦了耶!」滄海憐兒說出大家用肉眼都看的出來的事實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只想為妳們做點什麼,沒想到……」南風曉似乎快要被自己心中的愧疚感給淹沒了。

 

「這種小事不用道歉,你有這個心,我很高興呢!」藍安安不介意烤成一片黑的餅乾,拿起一塊就放進嘴裡。

 

「夫人……」管家很擔心她的夫人吃壞肚子,烤焦的餅乾……還能吃?

 

南風曉一臉既期待、又怕受傷害的神情看著藍安安,即使對方的神色未變,還是感覺得到她難以下嚥的樣子。

 

「我會繼續期待你做的餅乾唷!」藍安安似乎是怕傷害到南風曉那顆脆弱的心,沒有告訴他味道如何。

 

滄海憐兒一時好奇之下,也拿起一塊餅乾放進嘴裡,不到幾秒,眉頭立刻皺了起來。

 

「……好苦。」

 

「對不起,讓妳們吃到這麼難吃的東西……」南風曉一臉愧疚的神情。

 

「沒關係啦!凡事都有第一次嘛!」看見南風曉十分的自責,滄海憐兒安慰他道。

 

「對阿!南風少爺,這裡還有其他烤好的餅乾,你就別那麼在意了。」管家也幫忙安慰道。

 

「我不想一直受到照顧,也想為大家盡點力。」

 

「你有這份心意,我很高興。」藍安安的笑容十分的溫柔。

 

南風曉看著藍安安的笑容,明亮的陽光灑在庭院中,風中飄著淡淡的花茶香,還有比現在更幸福的時候嗎?

 

沒有了,在南風曉的記憶中,找不到比現在更幸福的時光,以前他都是在跟年紀比他小的人搶食物、為了生活在煩惱,何曾像現在這樣,如此的悠閒。

 

「我決定了。」南風曉突然一臉正經,握住滄海憐兒的手。

 

決定了什麼?幹麻突然變得那麼嚴肅?滄海憐兒嘴裡叼著一片餅乾,還沒吞下去。

 

「我想要變成能照顧憐兒小姐的人。」南風曉以無比認真的神情說道。

 

「南風少爺,照顧憐兒小姐的事,交給我們就好。」管家當南風曉說的這句話,只是句戲言。

 

「小小年紀就想照顧人,聽起來很可靠呢!」藍安安有幾許玩笑,半分認真的笑道,「那……我家的憐兒就麻煩你照顧了。」

 

滄海憐兒記得,她母親那時的笑容,很溫暖、很放心的把她交給南風曉。

 

「我會一直陪在小姐身邊照顧她,不離不棄。」南風曉童稚的聲音,竟是如此的堅決,而此時的滄海憐兒,卻還不明白,這句話的重量,有多重。

↘♂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↗♀↙        ↘♂↖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日葉 的頭像
七日葉

OX七日葉之低調色XO

七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