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     宴會

 

「在人群中最平凡的妳,

  在我眼裡,

  妳是最亮眼的,

  會讓我捨不得移開目光。」

 

蓬鬆的鬆餅洋溢著幸福香氣,淋上一點蜂蜜,品嚐那鬆軟又絲絲甜蜜口感,讓人的嘴角禁不住上揚,再配上一杯鮮奶,活力滿點,憐兒她們家的早晨,是這樣開始的。

 

「夫人……」管家匆匆的走進餐廳,微皺著眉頭,鬆餅的香味似乎沒有讓她放鬆一些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管家臉上有些緊張的神情,讓藍安安感覺到不對勁。

 

「是滄海集團發過來的請帖,今天是少爺的生日……」管家壓低聲音解釋,不想讓滄海憐兒聽見。

 

「什麼時候?」藍安安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,身為滄海集團的夫人,她不得缺席,憐兒做為滄海董事長的唯一獨生女,也必須跟著一起去。

 

「今天晚上,六點半。」管家簡潔的報告道。

 

「請衣店的人過來一趟吧!還有造型師。」藍安安飛快的吩咐道。

 

很好,她們總是最後才接到通知,如果〝真的〞不想讓她們出席,幹麻還發請帖來?明明早就跟外遇對象在公共場合出雙入對了,卻還處處想讓她難堪……

 

只是針對她的話,還可以忍受,只是……藍安安看向吃的一臉幸福的滄海憐兒,眼裡萬分的不捨,孩子是無辜的,何必把她捲入大人之間的戰爭呢?

 

憐兒一聽到要回滄海本家,那張臉就會立刻垮了下來,藍安安一直都明白的,她女兒在滄海家過的不快樂,只是……為了能讓憐兒有一個避風港,她願意忍辱負重。

 

「憐兒,我們晚上要去參加宴會唷!」藍安安收起思緒,微微一笑,對著正在埋頭奮戰的女兒說道。

 

「宴會?哪裡?如果是爸爸舉辦的,我可以不要去嗎?」被滄海憐兒那無辜又帶著哀求的眼神一看,藍安安一時間竟答不上話。

 

「今天是妳弟弟生日唷!你爸爸都〝特地〞寄邀請函來了。」

 

「不去不行嗎?就說我突然吃壞肚子。」滄海憐兒連裝病這招都想拿出來用了。

 

「弟弟?」南風曉發出疑問,憐兒有弟弟,他怎麼沒聽說過。

 

「他住在本家,平常沒什麼重要的事,是不會見面的。」藍安安淡淡的解釋道。

 

「憐兒小姐不喜歡弟弟嗎?如果今天去的話,不是可以見到爸爸嗎?」南風曉不太明白為何提到滄海本家,周圍的氣氛突然變得很沉重,是因為憐兒的爸爸很恐怖,還是……?

 

「因為他們都會笑我,說我是私生女。」滄海憐兒說完著這句話後,放著盤中的還剩一大半的鬆餅沒吃,就跳下椅子跑走了。

 

「私生女……?」南風曉錯愕的呆坐在原地,暫時呈現當機狀態。

 

誰都沒發現,藍安安的嘴角略過一抹苦澀,明明就只是大人之間的事,最後還是把小孩也捲進來了。

 

 

 

結果,滄海憐兒還是敗在母親那柔情的勸說下。

結果,她還是穿上了可愛的淡紫色小禮服。

然後,牽著母親的手,來到了宴會場地。

 

唯一安慰的是,南風曉也跟著一起來了,還好,無聊的時候有人可以跟她說說話,可以陪她一起偷溜出這個場地。

 

南風曉長的很清秀,穿起禮服來,比她那個叫焰的弟弟,不知要好看個幾千幾萬倍。

 

「安安,今天晚上能夠看見妳,真是太好了。」一名西裝筆挺,卻又不失威嚴的男人,朝著藍安安母女兩人走了過來。

 

滄海憐兒瞬間縮到母親身後,大步走過來的人正是滄海集團的董事長,也就是她的父親。

 

南風曉看見滄海憐兒的反應,有股想將她擁入懷的衝動,有他在,誰都別想繼續傷害他的憐兒,他已經在她面前說他會照顧她。

 

「滄海董事長,好久不見。」藍安安笑的很有禮,有些疏遠,卻淡淡的帶點悲傷。

 

「妳們最近都好?」明明是句關心的問句,卻感覺不到其中的有一絲溫度。

 

「託你的福,很好。」藍安安知道對方給她的反應,僅此於這。她這句話是在謝謝滄海董事長對她們母女兩人的照顧,讓她們衣食無缺。

 

「憐兒,我和妳母親有事要辦,去玩吧!」滄海董事長說這句話的時候,看都不看滄海憐兒一眼,一句話就想打發礙事的她走開。

 

滄海憐兒有些黯然,乖乖聽話的走開了,她可以感覺的出來,父親不太喜歡她,最少對待她的態度,跟對待同父異母的弟弟是有差別的。

 

南風曉默默的跟了上去,追上前面的落寞的人兒,握住對方有些冰冷的小手。

 

「別怕,我會一直陪著妳。」南風曉的溫度,透過手,暖和了滄海憐兒有些失落的心。

 

「嗯!」滄海憐兒也沒有沮喪很久,打起精神應道,父親對她一直是那個態度,她……早該習慣了,不是嗎?

 

「餓了嗎?我去拿點吃的。」南風曉找了一個空桌,安頓滄海憐兒坐好後,隨即朝自助吧台的甜點區前進。

 

「等一下……」滄海憐兒還來不及叫住他,南風曉那小小的身影,就被淹沒在宴會的人潮中了。

 

她其實不餓的,只希望……有人可以在她身邊陪著她,不要讓她一個人……

 

滄海憐兒看著周圍熱烈交談的人,覺得自己根本融不進這個世界,酒杯互碰的聲音,炫爛帶著迷濛的燈光,在舞池裡邁著優雅步伐的人們……雖然身在其中,但她卻感覺好遙遠。

 

「真沒想到會看到妳。」滄海憐兒聽見了十分惹人厭的聲音。

 

滄海焰,實際上跟她童年,只不過由於先來後到的道理,她就變成了他的姐姐。

 

傲慢、目中無人,是滄海憐兒對滄海焰的印象,家中的寵兒,總是帶著光環,學校的翩翩貴公子,在女生中很有人氣……

 

就像滄海憐兒看他不順眼一樣,滄海焰也視她為眼中釘。

 

她現在很希望南風曉能夠趕快回來,快點回來阿!南風……

↘♂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↗♀↙        ↘♂↖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日葉 的頭像
七日葉

OX七日葉之低調色XO

七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