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長的這麼可愛,將來一定是大帥哥。」

「沒錯,就跟暮神集團的二少爺一樣,將來一定會很出色。」

「你是誰家的孩子阿?」

 

南風曉一路過,那清秀卻很好看的臉蛋吸引不少貴婦的注意,大家把他給圍在中心,左一句、右一句的討論著。

 

「抱歉,我有急事……」南風曉不想讓滄海憐兒等太久,急著想脫身。

 

「陪阿姨們聊一下嘛!」貴婦團似乎不打算放走南風曉,這孩子說不定家裡背景很好,是潛力股,早點替家裡的女兒物色好未婚夫,這樣就不怕被別人搶走了,這幾乎是在場所有貴婦的共同心聲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彼此對看了一眼。

 

「要聊……什麼?」再怎麼說南風曉也是聰明的孩子,知道不滿足這些貴婦的好奇心,大概是不會放他走。

 

一個打扮的比一個還要貴氣四射,所謂的魅力跟氣質,不是把很貴的最鑽石、寶石往身上戴就會有的。

 

「你叫什麼名字阿?」貴婦A發問道。

 

「南風曉。」這是憐兒小姐幫他取的名字,當然是大大方方的報上了。

 

「南風……沒聽過呢!」貴婦C在記憶中搜索,國內好像沒有叫南風的企業集團,該不會是……小到看不見吧?但是……能拿到滄海集團請帖的人物,來頭應該都不小阿!

 

「你爸爸或媽媽在哪阿?」貴婦B故作親切的問道,如果不是為了女兒往後幸福的生活,她才不會浪費時間再這裡跟一個小鬼窮攪和,有些詳情,還是直接問大人比較快。

 

「他們……都沒來耶!」南風曉很誠實的答道,因為連他都不知道他們在哪阿!

 

「你一個人代替父母出席?」貴婦A也沒聽過南風這家企業的名字,要是連父母都找不到,那他只能算是來歷不明的小鬼。

 

「我是陪滄海家的小姐前來的。」

 

「滄海家的小姐?」貴婦B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「就是滄海董事長大夫人的女兒阿!」

「哦哦~!私生女也敢來?她不覺得丟臉,我都替她感到難為情。」

 

她們似乎對南風曉失去興趣了,既然是跟人一起來的,也就代表對方的企業實在是很小,說不定是滄海那為私生女在學校認識的平民同學呢!那就沒有繼續問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

「小姐她才不是私生女!」南風曉反駁的話沒有人聽見,那三名貴副自顧自熱烈的討論著,漸漸走遠。

 

心裡很不服氣,十分難受,但是他說的話,又有誰會聽呢?一個沒權利的人,要怎麼扭轉這一切呢?他…要成為有能力,有權利,可以保護憐兒小姐的人,一定要!

 

糟了!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,他耽擱太久了,他答應憐兒小姐要趕快回去的……

 

南風曉穿過正在交談的眾人,走到了自助甜點區,他記得憐兒小姐很喜歡吃小甜點之類的,多挟一點好了。

 

正要把食物放到盤子上的時候,忽然注意到在他旁邊的男孩,一直很專注的緊盯著同一個方向。

 

在看什麼?那麼專心。南風曉好奇的也朝那男孩看的方向望去。

 

來來往往、交錯的人群,不時會擋住視線,但這並不影響男孩所注視的目標物,滄海憐兒坐在椅子上的身影,從這個角度,可以很清楚的看見。

 

「不准你一直盯著小姐看。」男孩的舉動,讓南風曉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

「她是你家小姐?」男孩回過頭,南風曉此時才看清楚他的樣子,有如天使般完美,純真又可愛的臉,只要看一眼,會讓人忍不住喜歡上他。

 

「是又怎樣?」南風曉的口氣,不像之前那般溫文有禮。

 

「她叫什麼名字?」男孩用十分惡霸的口氣問道。

 

喂!這是你請教人的態度?男孩的態度,讓南風曉的火氣有明顯上升的趨勢。

 

「問別人事情就不會說個〝請〞嗎?」

 

「請。」

 

不是說個〝請〞字就好了,態度……完全沒變。

 

「不想告訴你。」南風曉決定不再搭理男孩,免得自己氣個半死。

 

即使男孩長的很可愛,他還是看他不順眼,先不提男孩嘴角總是揚著似有若無邪邪的微笑,還有如帝王般惡霸的態度,光是他一直盯著他家的小姐看這點,就夠讓他不爽了,那感覺,就像是要來搶走他最重要的人一樣。

 

「喂!我暮神少風很難得問別人事情,你不怕得罪我的下場會很難看阿?」

 

暮神……有聽過,是十分知名的大企業。

 

「嗯?所以?」南風曉把一樣接著一樣精緻的點心,放到盤子上,他已經耽擱太久了,必須要趕快回去憐兒小姐身邊。

 

「把她的名字告訴我。」不是問句,也不是請求,而是命令句。

 

「我.不.要!」南風曉緩慢且清楚的回道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因為我是她的保護者。」他話聲才剛落下,腹部便感到一陣劇痛,盤子掉落在地,食物也跟著遭殃,抬頭看向暮神少風,對方揮著拳頭衝了過來,既然這樣,那他也不需要客氣了。

↘♂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↗♀↙        ↘♂↖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日葉 的頭像
七日葉

OX七日葉之低調色XO

七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