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虧了暮神少風的保鏢出來阻止,不然會打更久。

 

明明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小少爺,打起人來還真夠痛的,南風曉在往回走之前,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,天色這麼黑,應該看不出來他臉上黑青的地方吧!他不想讓憐兒小姐知道他跟人打了一架。

 

小姐好像是在跟誰說話……南風曉端著裝滿甜點的盤子往回走,由於音樂聲還有談話聲,他們的談話內容聽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

「……私生女……爸爸不要的孩子……」

 

「我不是……你才是私生子……」

 

從南風曉隱約聽見的語句判斷,有人在欺負憐兒小姐,他的腳步瞬間加快了許多,他們的對話也漸漸變的清晰。

 

「妳知道在我們家,大家都是怎麼說的嗎?」這個男生聲音,南風曉聽了就討厭,傲慢之中,還帶著對憐兒小姐的輕蔑,他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,憐兒小姐是給他一個家、一個名字,無比重要的人。

 

「我不想知道……」憐兒小姐的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脆弱,早知道他就不應該離開,要做什麼也要把她帶走身邊才對。

 

「憐兒小姐真是可憐,是爸爸不要的女孩……」

「該不會憐兒小姐才是私生女吧!看董事長都對她不聞不問的……」

「比起焰少爺,憐兒小姐差多了……」

 

滄海焰在滄海憐兒的耳邊一句接著一句輕聲的複述著。

 

快給他住嘴,這樣說,憐兒小姐會很受傷的,南風曉恨不得自己腳上裝了引擎,飛快的能衝到憐兒小姐身邊。

 

「不.要.再.說.了!」滄海憐兒忍耐到了極限,打斷對方的話。

 

「唉啊!生氣了?因為……」滄海焰臉上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「我說的是事實?」

 

「欺負我……很好玩嗎?」

 

「還滿有意思的,我覺得妳實在是……太礙眼了!」滄海焰似乎以憐兒的難過為樂,嘴裡繼續吐出更惡毒的話。

 

「別太過分了!」南風曉顧不得手上的東西,任由盤子上面的甜點散落一地,拳頭直接朝著滄海焰的身上招呼,居然敢說善良的憐兒礙眼,這口氣他忍不下去。

 

「南風曉!」滄海憐兒發出一聲驚呼,滄海焰就被打倒在地上,一身乾淨的灰色禮服上,沾滿了泥土與草屑。

 

「我們走!」南風曉拉著滄海憐兒的手,就直接離開肇事現場,打這種只會耀武揚威的廢物,還怕髒了他的手。

↘♂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↗♀↙        ↘♂↖

明明憐兒小姐不是私生女,卻被說成那樣……南風曉從藍安安的口中略知一二,關於滄海家的事,他要加入滄海憐兒的家庭,有些事知道一下,會比較好,才不會一直處在狀況外。

 

藍安安是滄海董事長的元配夫人,本來就沒有得到丈夫的寵愛,自從生下滄海憐兒後,滄海董事長乾脆連同兩人一起冷落。

 

婚後不到幾年,滄海憐兒才不過五歲,滄海董事長忽然從外面帶回來一個女人跟滄海憐兒年紀相仿的孩子,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滄海家住下了。

 

滄海董事長很寵愛從外面帶回來的男孩,搞的明明是正統繼承人的滄海憐兒,像是私生女一樣,最後藍安安受不了本家的氣氛,才要求搬了出來,在幽靜的別墅中,與她的女兒一同生活。

 

南風曉聽完藍安安說完這件事後,為憐兒小姐感到不平,但……他又能做什麼?以現在的他,又能去改變什麼?

 

他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陪在憐兒小姐身邊,給她支持與安慰,就像現在這樣。

 

滄海憐兒紅著眼眶,坐在長椅上,看她的樣子,一副就是剛剛痛哭過的樣子。

 

「南風,對爸爸來說,我真的很礙眼嗎?」滄海憐兒的鼻音很濃厚。

 

「那是他在亂說,別聽他的,他只是想讓妳難過而已。」南風曉說不出實話,只好拐個彎安慰道。

 

「那為什麼爸爸都不理我呢?」面對滄海憐兒如此天真的問句,南風曉連一句敷衍的答案都說不出來。

 

不自覺的,南風曉輕輕的把滄海憐兒擁入懷中,想藉此給她一些安慰,他現在能做到的只有這樣,也只能……這樣。

 

他……很不想看見滄海憐兒受到任何傷害,但是他對此事卻無能為力,人心…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被改變的。

 

「該不會真的像滄海焰說的,我是私生女,所以爸爸才不喜歡我。」滄海憐兒的心情依舊很低落。

 

「憐兒小姐,才沒有那回事,說不定是妳爸爸跟妳不常見面,所以……不知道該怎麼跟妳相處。」南風曉說不出殘酷的實情,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滄海董事長對憐兒的厭惡是真的,他為了想讓眼前的女孩打起精神,只好替滄海董事長說一些好話。

 

「沒關係。」滄海憐兒似乎知道自己讓南風曉擔心,硬是在臉上扯出一個微笑,「我只要有你跟媽媽就夠了。」

 

是的,只要這樣就夠了。

↘♂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↗♀↙        ↘♂↖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日葉 的頭像
七日葉

OX七日葉之低調色XO

七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