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 再見

 

「我想要變成能夠保護妳的人,

  不想看見妳受傷的樣子,

  等我,       

  我一定會回來的。」

 

「我想……成為管家。」在滄海生日宴會過幾天後,南風曉在大家用早餐時,已無比認真的語氣說道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就連藍安安也因為南風曉的這句話愣了一下。

 

「因為這樣才能一直在小姐身邊。」南風曉的理由很簡單。

 

「南風,你……不用這麼做也可以一直在憐兒身邊阿!」藍安安似乎想勸說南風曉打消這個念頭。

 

自從她女兒把人家撿回來後,南風曉整個人似乎都變成是她女兒的了,真不知該愁還是喜,為了避免女兒日後嫁不出去,有一個丈夫人選是很不錯,但是……也用不著不這麼死心蹋地、如此忠心耿耿吧!

 

南風對她女兒的執著,也許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了。

 

「不行,憐兒小姐是我的恩人,我不能跟她平起平坐。」

 

阿?這是什麼歪理?一個十二歲的孩子……會想這麼多?

 

「南風,我都說過好多次,不要一直叫我小姐。」她說道自己的嘴巴都快沒口水了,說到自己都覺得很煩了,說到自己的耳朵都快長繭了。

 

「不行,小姐就是小姐,南風無法與之相比較。」

 

是是是,你高興就好,她舉白旗投降,可以吧!

 

「南風,如果你當憐兒的管家,我們請不起你怎麼辦?」

 

「沒關係,小姐對我的恩惠,南風甘願用一生來報答。」

 

藍安安索性閉嘴,說不動這孩子的固執。

 

「而且,我也很想為伯母還有小姐做點什麼。」南風曉想來想去,只有管家這個職務適合,不但可以照顧小姐的生活起居,還能每天都能看見小姐剛睡醒時的樣子。

 

「謝謝你,你的心意我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。」藍安安笑的很溫柔。

 

「我不想讓小姐再遇上滄海那樣的事了。」南風曉淡淡的道,所以……他一定要成為有能力可以保護小姐的人。

 

「培訓管家的學院有很多,我會幫你安排學校的。」

 

「會去很遠的地方嗎?」滄海憐兒一聽,一張小臉立刻垮了下來。

 

「只是暫時的,南風唸完書,還是會回來阿!」藍安安慈藹的摸了摸滄海憐兒的頭。

 

「我想變成能保護小姐的人,像夏天的風一樣守護著妳,在妳身邊,不想讓妳再受到任何傷害了。」南風曉十分專注的看著滄海憐兒說道,眼底有一絲憐兒所不了解的情緒在。

 

不過是一個孩子,為什麼如此早熟阿!南風曉對憐兒是認真的,還是……非常的那種,這樣也好,把憐兒交給他,她十分的放心。

 

亮出滄海的名字,南風曉的入學申請一下子就通過了,學校在遙遠的法國,傳說中的優雅之都。

 

辦簽證、護照,準備住的地方、行李,只要是藍安安能想到的,她能幫的,全都盡力了。

 

「南風,你明天就要走了耶!」滄海憐兒仰望著無雲的天空,南風明天就要搭著飛機,穿過藍藍的天空,到十分遙遠的地方去了。

 

「嗯!」南風曉的心裡有更多的不捨,努力把滄海憐兒的樣子刻在心中,深怕自己忘記對方的樣子,以後要見面就很困難了,因為要離開好長、好長一段時間阿!

 

說真的,他實在是很捨不得離開這麼溫暖的地方,但是……不走不行,不走就不會有改變,也就不能成為能保護小姐的人。

 

「有點寂寞呢!」好不容易有人陪她了,家裡多了南風,也熱鬧了一點,可是她沒辦法留住南風曉,他有權利去追求他的未來。

 

「嗯!」南風曉此時也不知該說些什麼,如果小姐這時開口留他,他的決心也許會動搖。

 

「你到了那邊要想我唷!」滄海憐兒努力把難過的心情壓下去,她送南風曉走的時候,想讓他記得她微笑時的樣子。

 

「一定!」這點要求有什麼難的,他一定會天天想著小姐。

 

「你到那邊,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唷!知道嗎?」滄海憐兒說著,眼眶又不自覺的紅了。

 

「一定!我會寄信回來的。」南風曉有些心疼的摸了摸滄海憐兒的頭,不想讓他看見她的難過……小姐就是這樣的可愛。

 

「說好了唷!打勾勾。」滄海憐兒伸出手指頭,兩人的大拇指緊密的印在一起,兩人的不捨,彼此都是知道的,再多的言語也道不盡捨不得的話語,一方能給的只有祝福而已,深深的祝福,另外一方只能把不捨留在原地,這樣才能有繼續往前走的動力。

 

那天晚上,藍安安把南風曉叫進書房,似乎是想單獨的跟他談談。

 

「滄海家的情況你也知道,我能為你做的,只有這麼多了。」藍安安必須要讓南風曉清楚一些事,距離那麼遠,她手上能動用的資源又不多,如果是換做是滄海焰要出國唸書的話,他父親一定會把管家、保鑣、代步工具等等,都事先準備好吧!

 

「伯母,千萬別這麼說,南風真的很感激您,您為我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、太多了。」南風曉對滄海母女兩人的感激,千言萬語都說不盡,如果他沒有遇上滄海憐兒,哪有這麼好的機會呢?所以……不管如何,他一定要報答滄海母女兩人的恩情。

 

「我才要感謝你,陪著憐兒,讓她有一段愉快的時光。」她女兒總是用一臉落寞的神情看著大門,不用問也可以知道她在等誰,她的父親,嘴上雖然說不在意、無所謂,其實心裡還是很希望能夠獲得父親的重視吧!

 

「不,南風並沒有做什麼……」比起對方為他做的,他所付出的,實在是太少了。

 

「這張卡你帶著吧!」藍安安把一張金色的卡片塞進南風曉的手中,反正她現在也用不太到,就給有需要的人用吧!

 

「這是……?」南風曉似乎不太明白藍安安的用意。

 

「你的生活費,可以在各大銀行通用,裡面的錢沒有額度上的限制。」那張卡片是滄海董事長特別給她的,作為她和女兒日後一生的生活費用,所以基本上,算是獨立帳戶,只要持有這張金卡,不管在哪一銀行裡,都算是VIP。

 

「這怎麼可以……」南風曉把卡片遞還給藍安安,擺明不想收這張金卡,他得到的幫助已經夠多了,他不能再收下這張卡?

 

「你一定要收下,我不想讓你有經濟上的壓力。」藍安安十分的堅持,她可不想在幾個月後接到南風曉休學的消息,而理由是〝為了賺生活費〞。

 

「可是……」南風曉仍在猶豫。

 

「收下!」藍安安沒有接下南風曉遞還的金卡,態度一反平常的溫柔,很強硬,「為了憐兒你也必須收下。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南風曉不太了解,這跟小姐有什麼關係。

 

「變成能夠保護憐兒的人,請你……變強吧!」藍安安知道,她如果不這麼說,南風曉肯定不會收下這張卡片,她只是單純的希望,有人能照顧憐兒,這樣就足夠了,報不報恩,都無所謂的,她頭一次發現,她女兒的名義還真是好用。

 

「好。」南風曉終於收下了金卡,無比堅定的答道。

 

 

 

「要保重唷!」滄海憐兒緊握住南風曉的手,似乎不想放開他。

 

「妳也是。」南風曉輕輕的摸了摸滄海憐兒的頭。

 

「你一個人去,真的很讓人擔心呢!不知道會不會把飯給燒焦。」滄海憐兒強露出笑臉,有些故作輕鬆的說道,她多希望時間能走慢一點,她多希望時間能暫時停在這一刻,他們相處的時間竟是如此之短,南風就要走了、走了……

 

「才不會,上次烤焦的餅乾,只是失誤而已。」他只不過是看錯時間,多烤了十分鐘而已,看著滄海憐兒強忍住難過,他差點衝動的改變心意,說不去了,可是一接觸到藍安安那澄澈的眼神,他才慢慢的冷靜下來。

 

要完成伯母所託,為了保護小姐,他必須要走。

 

「南風,路上小心,一定要保重,還有……要加油。」藍安安短短的一句話裡,卻把她所有的心情全都包括在裡面了。

 

「嗯!」南風曉的心也逐漸被分離的情緒所感染,朝滄海母女兩人行了一個九十度的大禮,「謝謝妳們的照顧。」

 

「撘乘XX航空AX8061班機飛往香港的乘客,請帶著您的登機證,至12號登機門準備登機。」大廳的廣播響起,這時大家都知道,道別的時間到了。

 

滄海憐兒不太想放開南風曉的手,似乎這樣就可以留住他,最後還是由藍安安牽過她女兒的手。

 

「快去吧!」藍安安微微一笑道,去吧!南風曉,千萬不要任何的……牽掛。

 

南風曉轉過身,頭也不回的往前走,他怕一回頭看見小姐的樣子會心軟,他怕一回頭決心會動搖,他怕一回頭就再也走不了了。

 

「南風,別走……」南風曉才剛進登機口,就聽見身後滄海憐兒十分不捨,帶著哭聲的喊叫。

 

他停下腳步,卻沒有回頭。

 

「南風,別走……我不想要你走阿……」

 

南風曉一想起藍安安那澄澈又十分平靜的眼神,毅然決然的踏上了電梯,面向滄海母女兩人揮了揮手,告別軟弱,從現在開始,即使很難過,也絕對不讓人看見自己的眼淚。

 

「我.一.定.會.回.來.的。」外面聽不見裡面的聲音,南風曉一個字接著一個字緩慢張大嘴型道,他希望她們能看見。

 

小姐,我一定會回來的,等我!

 

滄海憐兒紅腫著眼,看著飛機劃過晴空,飛向遙遠、陌生的城市。

 

人雖然走了,但是想念卻會留下,然後,不斷的累積。

 

「憐兒,我們去妳最喜歡的冰店,吃冰淇淋吧!」藍安安牽起滄海憐兒的手,走向機場大門。

 

「嗯!」滄海憐兒答應的很爽快。明知道南風曉一定會走的,再難過也無濟於事。

 

而且,南風曉也答應她了,一.定.會.回.來,那就期待兩人重逢的那天吧!

↘♂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↗♀↙        ↘♂↖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日葉 的頭像
七日葉

OX七日葉之低調色XO

七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